又念那方塘


一条不宽却平坦的水泥路将村子与主干道连接起来,远远望去,仿佛绿野上飘着一条玉带。我家,就在这条玉带边上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一个红砖砌起来的小院落围住两排成直角布局的青砖瓦房,房前是菜园,屋后是果树林,院子旁边有一个长方形的池塘,池塘里鸭鹅戏水,池塘边草木葱茏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这个方塘与外界河流没有明渠相连,塘里的水应该来自夏季的雨水和冬季的冰雪。村里几乎家家都有压水井,村头还有一处更大的池塘,因此村里人很少用这个方塘里的水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母亲在方塘边相中一块地方,除草、翻土,用树枝和网纱围出一块土地,按照时令种上韭菜、莴笋、蚕豆、丝瓜、辣椒、青菜……一年四季,菜园里蔬菜不断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每年春天,母亲都喜欢在方塘边种上一些梅豆。用铁锹在土地上刨个坑,把种子放进去,甩上几兜鸡粪,埋上土,用铁锹拍打几下,就算完成了。母亲扶着铁锹站上一会儿,去方塘边洗洗手,就去忙别的活儿了。几场春雨过后,梅豆探出了头,蓬蓬勃勃地生长起来,母亲拾来树枝搭个简易架子,梅豆便高高兴兴地攀爬上去,长出一片绿意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方塘边还有一架葡萄、一棵杏树、一棵柿子树和一棵枣树,都是母亲种的。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,到了成熟季节,它们结出累累硕果,惹人眼馋,村庄里的孩子们有事无事就在方塘边溜达。母亲是个厚道大方的人,笑着招呼他们自己摘果子吃,只要不弄断树枝就行。村里的孩子们都说母亲种的果树好:枣儿脆、柿子甜、杏儿酸、葡萄酸甜可口。多亏母亲能干,儿时的我,并不缺少“零嘴儿”吃;多亏母亲淳厚,村里的孩子都爱跟我玩儿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有一年冬天,我们全家人省吃俭用,加上母亲纺了一冬天的线,积攒了一些钱,开春时从集市上抱回一头小花猪。随着天气渐渐变热,方塘里的浮萍、水草越来越多,聪明的母亲用这些青萍水草做猪饲料,效果很不错。夏日午后,母亲洗好碗,把围裙一摘,拿上竹竿和纱网,站在方塘边上,用竹竿将青萍赶到一起,用纱网一兜,半天功夫就能捞到十几斤,第二天水面又会铺满浮萍。一个夏天过去,小花猪吃得胖胖的,滚瓜溜圆,十分可爱。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记忆中,除了田地、灶台,方塘边是母亲待得最多的地方。母亲在方塘边打理菜园,修剪果树,晒酱豆,腌咸菜,喂鸡,放鹅……井井有条地忙活着,累了,就坐在草地上看一会儿塘水;遇到熟人了,就站在塘边拉会儿呱。天气晴好,微风习习的时候,母亲搬出小马扎,坐在塘边缝补衣服、纳鞋底、搓麻绳。我呢,就站在塘边,打水漂,每每打出一个漂亮的水漂就会兴奋地跳起来喊:“妈,你瞧!你瞧!”母亲抬起头,含笑看上一会儿,喃喃地说:“这个方塘,真是一块宝地啊!”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许多年过去了,方塘还是那个样子,塘边的果树、菜园仍在,母亲依然在塘边有条有理地忙活,只是鬓边添了许多白发,动作不如以前那样敏捷了。每次回家,我都爱站在塘边跟母亲拉拉呱,或者像小时候一样看她干活,兴趣来时,找个石子儿打水漂,这样的日子,真幸福啊!(童喜) (本文来源于淮南网,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)

分享到:  新浪微博
版权所有 淮南网
皖ICP备07008621号